您當前的位置首頁 > 婚姻課堂
穿過婚姻的渾濁與透明,讓我們學會恩愛
時間:2017-03-05 10:09:20  來源:  作者:

婚姻,自從有了婚前同居之后,這個詞的神秘就減了幾分。盡管看著父母們這樣那樣的過生活,但是總覺得自己可以擁有一份別樣的,所以總是抱有很多的幻想與期待。

 

然如今,若不是順其自然到結婚,就會有這樣那樣的各種理由,讓你還沒有走入那個即是殿堂又是墳墓的“地方”。

 

無論你是未婚、剛結婚、還是已經結婚多年,或說所為夫妻已經有名無實,更甚至與你已經離婚。總有還有很多婚姻里的東西,需要我們學習。

 

婚姻中的渾濁——也許比你能想象的更加的凌亂

 

不知是否還記得楊子是誰,那個隨著與黃圣依緋聞的熱切,主動曝光12歲女兒的兼職男藝人。自然正牌夫人也爆了光,媒體又回想起他與黃圣依那些若有若無的傳聞——反正楊子的公司只簽了黃圣依一枚女星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 

新聞里有一句意味深長的話:這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做到的,說的是夫人陶虹(重名)。朋友說:其實對黃圣依來說,這話也適用吧。我比較務實,答他:其實,大部分女人都做得到。光我身邊,既有忍氣吞聲的原配,也有看得開若有其事的,更有兩夫妻各有各瀟灑,人前十指交握,人后不知所蹤……中國的婚姻現狀一言以蔽之:多元。

 

三四年前,已經有二十出頭的女孩子認真地跟我講自己的愛情觀:“如果他在外面有什么事兒,只要不離婚,不影響家庭和工作,別花太多錢,我想我真的能接受。”我看著她俏麗活潑的一身少女裝束——正是那年流行的連體褲,一時不知如何應對。

 

那時我覺得不可思議,甚至悲嘆中國的婚姻觀在倒退,返祖到千年之前。但是我漸漸發現了,我們周圍的男女關系越來越形式多樣,當然有美男子左右逢源,卻也有女神身邊一堆擁躉者;女小三已經不再新鮮,男小三與本夫分庭抗禮的也屢見不鮮;有開放式的婚姻,相互縱容,接受對方尋求快樂;還有索性不婚不育,直接住在一起;半公開的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……

 

性別仍然很重要,但不再是第一順位,經濟、地位、個人魅力,決定了他/她的擇伴能力。大部分人還渴望專一,另一部分只視之為荒謬或無所謂,道德規范必須屈服于實際生活的需要。能力越強,野心越大,范圍就越發廣闊。

 

朋友認為:做父母的再出格,恐怕也不會教育孩子在男女關系上我行我素。婚姻制度不會消亡,是因為保障家庭成員的權利是文明社會的標志,特別是婦女和兒童。

 

我也點頭稱是:在我有生之年,婚姻制度估計不會消亡。但在水底下,是否有暗潮洶涌?現在我們覺得駭人聽聞的事物,有沒有哪一天會成為司空見慣?他答不上來,我也答不上來。

 

婚姻是一潭混水。但,水至清則無魚,看去混濁的東西,也許才會有更多的生命力。

 

婚姻中的透明——肯定比你能想象的更加瑣碎


單位派我出差五天,走之前,我在餐桌上留下三張便利貼,交代NC的一些事項,這些都是平日里他不注意的生活細節,比如電源插頭從來不拔、煤氣閥不關、放入冰箱里的食物總是連著塑料袋、洗澡的時間過長、不會用洗衣機……所以,我盡可能地提醒他,多注意。

 

這五天,我們通了五通電話。簡明扼要的。全然沒有戀愛時的那番甜言蜜語,取而代之的是婚姻里那份安寧。婚姻里沒有“廢話”,我們再也不會煲電話粥。也不會問,“今天有沒有想我?”“沒有我在身邊,是不是很不習慣?”之類的話。

 

“細節打敗愛情。”也許只有在戀愛里才存在吧。如果說在戀愛的時候,我們總是有意無意的去刷自己的“存在感”,那么在婚姻里,更多的是一種長久輕松而心安理得的陪伴。

 

出差結束,歷經八個多小時的火車,終于抵達。NC從來不會送我到車站,也不會制造突然接車的驚喜。

 

回到家。家中一片狼藉,地板上和茶幾上的灰塵,厚到可以涂鴉;沙發上的沙發套和沙發表面已經分離,隨意搭配,孤單的遙控器被生生抽出了布藝套;正要換鞋,卻發現,已找不到鞋在何處,好不容易在茶幾底下找到一只,而費盡心思,才發現另一只孤零零地躺在衛生間馬桶旁邊。

 

走進主臥,被子已經半攤在地板上,梳妝臺上赫然躺著幾條內褲,其中一條還掛在我的小雛菊香水瓶上;穿過陽臺進入次臥,衣櫥的大門敞開著,在房間的角落里又找到一個白色塑料袋,里面裝著淌著油的飯盒;接著走到書房,睡蓮的葉子已經被曬得發黑,花盆里的水被雜質侵占;還有我的書桌上那本翻開,尚未讀完的頁面上躺著他換下的襪子。

 

走進廚房,一股刺鼻的氣味撲面而來,垃圾桶的垃圾已有一周多沒有倒盡,灶臺上滴滿了已干的西瓜水,蒸鍋里的玉米和炒黃瓜已經長毛,還有電飯煲里的紅豆薏米粥發出又酸又餿的氣味……

 

我不知道以上的陳述是否要已經表達清楚,也許還會有些惡心,引人不適。沒錯,這就是婚姻生活里關于真相的一部分,當然,也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如此。我沒有嘔吐的欲望,甚至我還在思考我該從何收拾起,雖然我心里早已燃氣熊熊烈火。真的有種逃離的想法,忍不住祈禱,領導,請派我長期出差吧。

 

如果在以前看到這些,我會操起電話對著造成這一局面的那個男人,破口大罵。然后等著他回家,繼續罵,一邊罵一邊監督他收拾干凈。而現在,我只會嘴上嘟囔嘟囔,然后默默地把這一殘局收拾。

 

就像我爸我媽這對老夫妻一樣,有時我爸惹我媽生氣,還罵她“笨女人”。我媽氣得嗷嗷叫,結果我爸一發話“笨女人,給我削個蘋果。”我媽嘴上說著“誰要給你削水果?”,說完便心口不一地跑去洗水果,給我爸削好。等我爸朝我媽招招手,“快點撒。”我媽就屁顛屁顛地跑過去,嘴上還甜甜地應著“好嘞,來啦,來啦。”她不是卑微,不是妥協,而且她甘愿當他的“笨女人”,甘愿和他這樣斗嘴一輩子。

 

婚姻里有太多諸如此類的瑣碎,人往往很容易失去耐心,而對婚姻失去信心,但有時候,你又會覺得這些瑣碎,其實也是一種幸福,它來得更加真實,它讓婚姻變得更加透明。

 

婚姻中的恩愛——能擺平所有細節的平淡溫暖


早起上班,身后有對中年夫婦和我一路,一直聽到他們在細細碎碎的聊天,很有趣。

 

男:“一會吃包子吧,好不好?”

 

女:“好啊。”

 

男:“吃肉的還是素的?”

 

女:“肉的吧,肉的好吃。”

 

男:“那就要兩個肉的,素的想吃嗎?”

 

女:“也有點想吃,你想嗎?”

 

男:“我也想,一會我先去占座,你去買包子。”

……

就是這些瑣碎的再也不能瑣碎的事,但兩個人說得津津有味,有商有量,不急不躁。東北人很少有這么溫柔的語氣,這里地廣人稀,人們習慣了粗聲大氣,稍微語氣重點就像吵架,多聊幾句難免擾民。

 

我不禁回頭看,真的是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兩個普通人,模樣普通,衣著普通,但面色平和,笑容綻放。兩個人沒有挽手,只是頭頸相靠,暗藏屬于中年人的那一點纏綿。

 

或許我有點武斷,我覺得憑他們的交談方式,他們一定是一對恩愛夫妻。雖然我只看到了有關他們生活的最簡單的一個斷面,但這個斷面所蘊含的意義和所具有的象征卻叫人不能忽視。我有個表姨,老兩口都八十多歲了,說話就是這樣,他說什么,她都覺得好,有道理,她要做什么,他都支持,就算有不同意見,也是商量著來。

 

聽他們說話,有一種溫潤的松弛感。不像我爹和我娘說話,身為旁觀者都要替他們捏一把汗,因為你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會吵起來。他們講話永遠不投機,你往東我往西這種都是小case,動不動就翻扯出陳年舊賬互相指責才是常態,此種婚姻也不是不能長久,但要說質量多高絕對談不上。

 

可能有人覺得他們說的都是一些小事,談得來算不得什么。可如果換一種心態來交談,就算這樣的小事都可能跑偏。

 

比如這樣:

 

男:“一會吃包子,行嗎?”

 

女:“就知道吃包子,吃包子,你不能換個花樣嗎?”

 

男:“那你說吃什么,每次都讓我說,說了你還不同意。”

 

女:“你是我老公,連我愛吃什么都不知道我還有什么可說的?”

 

男:“那我愛吃什么你知道嗎,憑什么每次都得依著你?”

 

以上對話可不是虛構,而是我的一位親戚和老婆的真實生活場景。他和我抱怨,他們之間經常連最簡單的吃飯都很難達成共識。這里的“包子”可以換成任意替換成餃子、饅頭、面條子,這不重要,反正就是什么都得聽她的,她還不明示,讓他自己猜。猜不對了就不高興,你讓她先說她還沒說意見。總之很頭疼,很傷害感情。

 

我還在包子鋪我聽過這樣的對話:

 

女:“吃包子吧?”

 

男:“到包子鋪不吃包子吃什么啊?”

 

女:“吃肉的行嗎?”

 

男:“不知道天熱少吃肉餡啊,不新鮮,沒常識。”

 

女:“那就吃素的。”

 

男:“別墨跡了,快點,都快遲到了,沒點時間觀念。”

 

看看,每句話后面都跟著疑問、指責、批判,兩個人最終耷拉著臉吃完這頓飯。他們的負能量太強大了,強大到我連路過他們身邊都踮著腳尖,輕輕溜走,唯恐引爆這壓抑到極點的氣場。

 

任何小細節都能變成大傷害,只要兩個人都存了一顆互相不耐煩的心。任何小細節也都能暴露大恩愛,因為唯有被感情浸透了整個生活,才可能會有每一刻的心平氣和。

 

兩口子經年累月的生活在一起,什么是愛,已經說不清楚。怎么才算最愛,家家戶戶都有自己的表現形態,不能一概而論。但快樂和幸福卻是能夠感知的,是溫情還是冷酷,需要從每天、每一次交談、每一件小事中細細來體會。多年后回首,我們能夠記住的,只是那么一個個片段,正是這些片段構成了一個完整的人生故事。

 

劉震云說過:人生在世說白了也就是和七八個人打交道,把這七八個人擺平了,你的生活就會好過起來。

 

夫妻關系也是如此,無需將愛總是掛在嘴邊,只要把所有的細節都擺平,比如一天三頓吃什么飯,放假是看電影還是看錄像,到底是早起散步還是晚上遛彎這些小事,大家都能做到夫妻同心,有商有量,那么自然而然就變成了一對恩愛夫妻。

 

有一年我去大連旅游,在一處景點排隊,大家都很疲倦了,有位中年女子將頭靠在老公身上,老公的手溫柔的護著她,臉上卻一片淡漠,不像面前另外一對恩愛的小情人,摟著抱著,從表情到肢體語言都膩膩歪歪,如膠似漆。

 

但我更喜歡前者的狀態,感情已經走過熱烈燃燒的階段,卻沒有變成一灘灰燼,而是在平淡的表面下暗藏溫度。在難過的時候、疲倦的時候我要抱著你,你需要的時候我總是在你身邊,生活的所有細節都并非出于展現情感的需要,而變成了一種本能。

 

版權所有:菏澤國色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旗下網站
聯系電話:13061590279   聯系人:周先生
微信號: Zhou3liang    魯ICP備17019577號
技術支持:巨野信息網 【巨野網站建設】小溪建站
591733的规律是什么